Tuesday, January 19, 2010

堡弟报到


怀堡弟时,医生说明预产期在2010年1月14日,但是我还是一直希望堡弟能赶得及在2009年出世。其实是我比较自私的想法,主要希望他和堡只相隔2年,以后念书也比较方便。毕竟我们的教育系统每隔三五年就会有些变动,到时一定对这两兄弟造成不便。

结果从平安夜,到圣诞节,到元旦,每当感觉有点疼痛,就暗暗自喜,但确定不是阵痛后,又有少许的失望。过了元旦,其实也不期待太多,就顺其自然算了。

2010年,堡要进托儿所了,既然堡弟还不想出世,所以就在1月2日和4日请两天假,替堡办入学和开学。(稍后再详谈堡入学事迹)

肚子抽痛的频率越来越多,尤其在夜晚,总是让我觉得“要生了”。结果天亮后,又恢复正常。所以,5号星期二,又拖着身子去上班。很多人都觉得奇怪为何我不请假待产。不是我不想,而是没有多余的年假,所以就做工到last minute。5号,开始觉得阵痛,早上是还不确定,所以还如常工作,还打趣向同事说:“做了今天,我就要放假去了。”结果到了下午3点多,阵痛越来越明显,还相当痛一下,opss...是很多下。当然,既然都上班了,就挨到放工算了,反正上一胎的经验告诉我,宝宝不会那么快出来,去医院也是耗时间而已。

4点多,已经确定是大阵痛,但是放工还得去接堡放学,所以努力等到5点,去到堡的托儿所,还要安抚堡,然后还去商店买Vitagen给他。因为之前答应过堡,如果他上学没闹,就买Vitagen奖励他,所以,还要抱着十几公斤的堡上下车。

回到家后,我不告诉妈我已经阵痛,因为以老妈的性格,一定会很紧张,然后会急着要我进院。所以,我还替堡冲凉,给他吃饭,然后才自己冲凉吃饭,弄到来已经傍晚7点,我这才告诉妈:来红阵痛了,要进院了。果然!妈马上紧张起来。

结果,进院后,护士忙着替我检查,结果只是开了2公分,还不是时候生,但是要住院。所以,差不多接近9点,才进入病房,爸妈才回去休息。但是hor....我竟然忘记通知老公!结果被他训了一顿。当晚,他就跟老板请假,马上赶回来。回到来已经是晚上12点了。

整晚,大家都睡不好,我呢,当然又是被阵痛搞得不能入睡。爸妈和老公就一直担心我会不会半夜生产,也不敢入眠。

整晚,被磨人的阵痛折磨,但是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:“两年前的感觉又回来了”说真的,这种阵痛,在过后就想不回来。护士来检查时,我说很痛,她就替我计算阵痛,结果是每十分钟痛三次,每次30秒。还不是时候生。一直到了早上7点,真的没办法忍受,就要求护士在检查,结果护士说开了6公分,可以入产房了。

这次痛还痛,还是要打电话通知老公。上一次他已经错过陪我进产房的机会,这次他当然不想错过。所以八点,护士把我推进产房。看着护士们准备这个那个的,的确可以看出虽然有一半是受训护士,但是至少人手充足。看她们忙进忙出的,似乎也没有太顾及我。直到我被阵痛搞得忍不住喊了一声,其中一人看了我一下,马上问:“哎哟,你是不是要‘大便’了?”我说是。可能她们也发现到,堡弟要报到了。

接生婆和护士一行人,我看有7到8个人,准备就绪。说真的,这时候产妇一定要百分百和她们配合,才能顺利产下宝宝。结果push了两下,堡弟出来了!时间是8点36分。好快。

但是。。。我并没有很兴奋。因为,因为我没有听到娃娃的哭声。心里愣了一下,但是这些人都在做善后工作,替宝宝处理干净后,就把宝宝放在我的肚子上,还要我马上为宝宝哺乳。我问她们,为何宝宝没有哭,没有人要答我。。。但是我看到宝宝手脚动下动下的,应该没事。

等她们处理完毕后,就抱宝宝出去冲凉。这时候老公才赶得及进来。opsss。。。又错过了。

大概3小时后,护士说要把我和宝宝推去病房,怎知才踏出产房,一位马来女医生就走前来说:“你的宝宝在出世的时候被脐带勒到颈项,有点蓝。不过不用担心,应该没事的,但是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要把他送进病房观察。”我愣住了。。。。宝宝不会有事吧?宝宝成了Blue Baby?

看,堡弟的脸,是不是蓝蓝的?这就是Blue Baby.....看了都心疼。


我能怎样,就送进病房罗。紧张兮兮的老公猛抓住护士医生问个不停,其实也问不出什么问题,医生只是安慰说这种现象相当普遍,但宝宝并没有缺氧,所以也不需要进氧气箱,只是需要观察一天而已。

好不容易生下宝宝,竟然要面对这种担忧,心理上有够折磨的了。结果,11点多被推入病房,也只能干等,然后就躺着休息而已,什么也做不了。

1 comment:

NG YIH YOUNG said...

no worries, bao di will be ok :)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